当前位置:首页 > 酒水百科 > 正文
国际化: 葡萄酒的历史之旅
浏览12+

书名:神的美酒:从创世记到现代的葡萄酒踪迹(Divine Vintage: Following the wine trail from Genesis to the Modern Age) 作者:乔尔·巴特勒、兰道尔·赫克斯特 出版者:帕尔格雷夫·麦克米兰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11月本报美国特约撰稿人 顾 宸洪水退去后,诺亚离开方舟,开辟葡萄园,种葡萄,然后再酿制葡萄酒。这是《圣经》中首次提到葡萄酒,代表诺亚和上帝之间立下约定,同样也是犹太《圣经》中农业社会的开端。有次诺亚喝醉后裸躺帐篷里,儿子因看到“父亲裸露的身体”,而受到诺亚的诅咒。《圣经·旧约·创世记》中短短的几句话让作者乔尔·巴特勒和兰道尔·赫克斯特为新书《神的美酒》(Divine Vintage)找到了创作素材。新书一开始就对诺亚醉酒的故事进行了一番热闹的讨论。这个小插曲也说明人类和葡萄之间的关系有双重意义:葡萄酒是上帝的礼物,喝葡萄酒是一种接近神的方式;但是葡萄酒也拥有破坏的力量。一扇通往光明的大门也能将人引向灭亡。古人将葡萄酒视为神圣,因为这种酒源自天然。不过若无人干预,葡萄酒也会导致失控和乖戾的行为。诺亚是这两位作者新书的起点。在考古学中,葡萄酒最早出现在高加索山脉,靠近亚拉拉特山。这个地方也被视为诺亚方舟最后的归宿地。从此处开始,作者追随者葡萄酒的足迹穿越“新月沃土”,进入巴勒斯坦,这种美酒进而获得埃及法老的喜爱,之后进入尼罗河流域、希腊和罗马帝国。作者巴特勒是一位葡萄酒专家兼作家,是最早获得葡萄酒硕士头衔的两位美国人之一。赫克斯特担任波尔多大学校长,对《圣经》颇有研究。葡萄酒爱好者在阅读中将会惊喜连连。比如人们常以为是勃艮第的西斯特教团修士发现了葡萄酒“风土”(terroir)的重要性,但其实古埃及人早已发现尼罗河沿岸生产的葡萄酒要优于其他地区。罗马人则喜欢法勒诺姆(Falernum)和索伦托(Sorrento)生产的葡萄酒。罗马学者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就曾记录他那个时代的87种顶级葡萄酒,其名言“酒后吐真言”(In vino veritas)也被人津津乐道。本书的后半部分中,作者讲述了自己沿着教皇保罗第二次宣教旅程的路线,参观了东地中海的酿酒厂。由此新书的后半部分成为了一篇不失趣味的旅行见闻。若说《神的美酒》描述了各个时代的相似之处,那么保罗·卢卡奇的《创造葡萄酒》(Inventing Wine)聚焦的则是葡萄酒历经岁月、战火、革命、富庶和贫穷之后的诸多改变。卢卡奇曾是《华盛顿时报》和《华盛顿人》杂志的红酒专栏作家,曾因撰写《美国的美酒》(American Vintage)和《美国的好酒》(The Great Wines of America)而获奖。与前两本书相比,这本新书的视野更广阔,他要呈现的是葡萄酒伴随西方文明一起演变的历史。他所强调的是瓦解和改变,而不是延续。卢卡奇最精彩的一段论述莫过于描写葡萄酒的现代演化,演化的结果是变成他所称为的“国际品种”。这个品种“花哨”(芳香馥郁,酒劲浓厚)且国际化。随着葡萄栽种技术和酿酒技术改革,让红酒酿造不必局限于欧洲,而是能在世界范围内制造高品质的葡萄酒。因为强调技术和技巧,一批酿酒者和酒评家被捧成名流,最为显赫的就是罗伯特·帕克(Robert M. Parker Jr.)。酒商们都知道,只有被帕克打90分以上,葡萄酒才能卖出好价钱。如今人们对葡萄酒品种的重视也超过了对于“风土”的追捧。“国际化的葡萄酒”尝起来都差不多。不论生产地是美国加州还是智利,赤霞珠就是赤霞珠。卢卡奇写道,“对于当今的消费者来说,相比起产地,品种甚至已经成了决定品质的标记。”卢卡奇赞美这种葡萄酒的国际化。某些评酒师抱怨这种新国际品种将葡萄酒的神秘和个性都掠夺一空,对此卢卡奇并不苟同。因为随着新技术进步,酿酒者能够获得任何一种他们所想要的品种。现在的“花哨”品种代表了消费者的喜好。或许评论家口中的神秘和个性将会是下一个流行也说不准呢?我们从卢卡奇书中知道,明天的葡萄酒将会和今天的葡萄酒有着巨大的不同。<script>if($(Flvplayer)){$(Flvplayer).set(poster,contentimageurl)}</script>

编辑:卢静 

国际化: 葡萄酒的历史之旅
声明:酒水资讯网 | 本文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国际化: 葡萄酒的历史之旅
文章固定链接:http://zongyibo.com/baike/731/.html
除注明转载文章外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国际化: 葡萄酒的历史之旅: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mrgreen.png😆💡😀👿😥😎➡😕❓❗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