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酒水百科 > 正文
酒话
浏览13+

还记得在奶奶家度过的最快乐的童年时光,记得那时候奶奶的人缘特别的好,每天家里总是人来人往, 一屋人热闹极了。那时候到家里来得最多的是姨奶奶,我也不知道她跟奶奶到底是什么关系,好像是表姐妹,又好像是结拜的姐妹,总之是两个人关系很好,有什么事情总是相互帮忙,相互扶持。而且我们这些小家伙也喜欢姨奶奶,因为她口袋里面总是装着好吃的糖果。
每次吃姨奶奶给的糖,我们小孩子都特别高兴,然后就到一边玩去了,大人们才在一起商量大人们的事情。后来我才知道姨奶奶那些好吃的糖果都是她女儿带回来的,但她自己舍不得吃,都是留着给别人吃。姨奶奶有两个很争气的女儿,两个姑姑都很能干又很孝顺,按理说,姨奶奶的晚年应该是可以享享清福了,可是家里还有大儿子一家,让姨奶奶操透了心。
姨奶奶的大儿子(我们自然称呼大伯)一生出来腿就有问题,走路总是一瘸一拐的,小时候没及时医治故落下个终生的残疾。每次看到他一瘸一拐的走路,我的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伤感,总觉得姨奶奶那么心地仁慈的人不应该有这种牵挂吧。至于大伯我倒不是特别喜欢,印象中就记得他特别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就是醉。他好像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是多少,总是不停的喝一直喝到大醉为止,然后醉熏熏的说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那时候我也特别不明白,为什么喝酒非得要喝醉呢,难道太高兴,亦或是太悲伤?还是一种解脱一种释放?
那天晚上,村里一大群人全围到大伯家去了。我跟姐姐也一起去凑热闹,只见在大伯家的地坪中央放了一台彩色电视机,那场面就像放电影一样,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彩色电视机,我相信那时候很多人包括村里年长的大人们都是第一次见到。
看得出大伯是非常的高兴,他满面红光,那原本有点尖的鼻子显得更加突出,眼睛特别明亮而有神。他拿个酒杯在人群中不停的走动,除了地坪中看电视的人们,屋子里还有一大堆客人。妻弟、姨姐姨妹们都来了。如果是在别人文章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家这是很普通的事情,可是在大伯家这可是特别隆重的事情。因为他的岳父一家人是从台湾回来的。大伯的岳父有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可就是大伯的妻子可能幼小的时候受了刺激而神经有点问题,从我见了她就没听过她说几句话,而且我也比较怕她,看到她了就躲得远远的。老人家其他的子女都是非常有出息,这也可能是老人最大的一块心病吧,故对大伯一家是竭力的扶持,那时候大伯家也成了村里最富有的了。
突如其来的改变也让姨奶奶感到特别的欣慰,可在这个时候姨奶奶也到病情最严重的时刻。每次我跟奶奶去看她的时候,她都是很艰难的支撑着坐起来,跟奶奶说说知心话。后来干脆连坐都坐不起来了,只能躺着。即使如此,她还清晰的记得哪个抽屉放了哪些糖果,叫我们自己拿着吃。尽管两个姑姑和大伯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还是没能留住姨奶奶。她离开了我们,走得很安详而宁静,她应该是很放心的走了。
第二年的春天,传了大哥结婚的消息。大哥是大伯的长子,也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不知道因为遗传的缘故,还是别人的原因,大哥的智商一直是有问题的,他的头脑不是很灵光。姨奶奶在世的时候就经常担心,怕取不到媳妇。金秋九月,喝什么酒最养生?。大伯自然也是特别的担心。那时候大伯家种了很多桃子,不知道从哪里嫁接的桃树,结出来的桃子又大又红,特别好吃。村里很多调皮的男孩子常去他家偷桃子,被大伯追着跑。调皮的孩子还戏弄着说他一家人一个是瘸子,一个是疯子,一个是傻子。大伯每次都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是啊,这样的一家人哪个姑娘愿意上门呢?然而奇迹就这样发生了。
迎亲的那天,姑姑们都回来了。她们帮忙着收拾新房,可不知道是谁不小心,突然”哐当”一声,一快镜子砸在地上摔碎了,大姑的脸一下子沉了,眉头紧缩,平日不显的皱纹也明显的现出来,众人赶紧收拾干净。这时候客人们都在等着开席,但新郎新娘迟迟还没到家,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着,终于盼到了大哥的车队回来。新郎大哥显得很帅气新娘子也非常漂亮,后来听众人议论迟到的原因有的人说是车子出了故障,有的人又说是女方家嫌彩礼少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总之是新娘子娶进门了,那是喜气洋洋的一天,大伯当然又喝醉了。
1990年的冬天,大哥的媳妇离家出走了。原本说只是回一趟娘家,结果一去就杳无音迅了。因为她家是外地的,大家都想着回去一趟不容易,可能要住久一点。但时间越来越长自然就不对劲了。为此大哥还特意去了湘西找她,可惜根本就找不到人了。自从大嫂走后,他就一直单身着,大伯也想给他另外找个媳妇,可不是他不愿意就是人家不愿意来。这样就一直拖着,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年。大伯接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他的岳父去世了。一家人赶去北京奔丧,告别了老人家, 也告别了一根大柱子。从此,大伯家冷清了不少,大伯母倒是没什么感觉,她一惯就是那种神态,大喜或是大悲她都习以为常了。也许她这样正好,不用想太多反而不会伤心太多。大伯则是喝酒越来越猛了,醉了照喝,喝了照醉。
大概又过了两年,村里突然又吸引了一堆人前去观望,就像当年看到彩色电视机那样,听到很多人嚷嚷得大叫,大伯则是骂得很凶,满脸红红的,额上的青筋暴出,手上拿了一根很粗大的棍子,显然是很气急败坏的样子。原来是他在赶走他姨姐、姨妹。听邻居说,他姨姐妹本来是来看他妻子的,毕竟姐妹情深,可大伯对她们成见却非常之深。据说是当年他岳父走的时候给他妻子留下了一笔财产,委托其他几个女儿,也就是大伯的姨姐姨妹们,可他的姨姐姨妹们都占为已有了。从那次之后,大伯跟他妻子那边的亲戚也都不相往来了。
后来我也离开了那里去了外地求学, 不知道大伯家又有哪些变故。1999年姐姐考上了大学,我们特意回家看奶奶,也把这个喜讯告诉她。奶奶则是高兴得合不拢嘴,虽然已是满头银发,但显得更加精神了。这时大伯来了,他比以前显得苍老了很多,眼睛深深的陷下去了,没有一点神采,颧骨突出,头发凌乱不堪,衣服很脏而且破旧,很显然好久都没洗过。奶奶很高兴的把姐姐考上学的事情告诉他,大伯则是很不以为然的样子,还对奶奶说如今的大学可没什么用了。不知道一连说了多少个“没用的”,让奶奶感到很不高兴,本来是一桩很喜庆的事情被大伯这么一说,弄得我们也多了几份沉重,可能在大伯的心中把一切都看淡了吧。
从此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大伯了。大概又过了五六年,听家里人说,大伯去世了。我心里很复杂,听说是那天夜里大伯去外面又喝酒了,喝得酩酊大醉,连回家的路都不认得了。毕竟又是上了年纪的人,一不小心溜到水糖里面。他呼球救命,但邻居们刚开始都不知道是谁,听到了的人又不赶上前去,不知道到底是人还是鬼。第二天等大哥去找的时候,便在水糖边发现了他。
我怎么也没想到大伯会这样的结局,怎么都想着他应该得到更多的尊敬,就像姨奶奶那样,哪怕不像姨奶奶那样,也应该有另一番景象。就好像不能说他是“酒鬼”一样,而感觉应该用更文雅的词来评价他,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我还真不知道。他的人生可谓跌荡起伏,挫折、辉煌、落魄,人生的荣辱沉浮,世事的迂回变化,他似乎都经历了,感觉他又像是很可怜的人。一生在喝酒中寻找解脱和释放,最后永远沉醉在酒精中,惟有留给别人无尽的叹息。
来源:香水百合的酒BLOG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中国酒业新闻网。

编辑:车婉宁

酒话
声明:酒水资讯网 | 本文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酒话
文章固定链接:http://zongyibo.com/baike/1458/.html
除注明转载文章外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酒话: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mrgreen.png😆💡😀👿😥😎➡😕❓❗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