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酒水百科 > 正文
脱粒
浏览8+

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眼下刚过了麦收的时季,我又想起了少年时农村脱粒的情形。

初夏,经过几天忙忙碌碌地收拾和推运,麦子上场了,金黄的麦秸杆上面缀着沉甸甸的麦穗,被扎成一个个麦把,在各家门前堆成一座座小山。

待麦子晾了两天,干了些,就要脱粒了。那时候,村民小组叫生产队,一般一个生产队都有一台拖拉机,可以运东西,可以耕地,脱粒时就是用拖拉机头带动一个脱粒机。脱粒机转动时,把麦子推进去,呼地一下就出来了,下面是麦粒,前面是麦秸杆。

脱粒要早早地和拖拉机手联系好,时间多选择在傍晚,傍晚天凉快,大家可以避免被烈日暴晒。傍晚,找来一个大灯泡,用电线拖到外面,用一根插在地里的竹杆支着,大家就借着灯光脱粒。拖拉机头和脱粒机用皮带连接好,拖拉机和脱粒机都要用木棍打桩固定,防止脱粒时震动太大,机械移动。

面对小山一样的麦子,一家人脱粒是忙不过来的。一般都是关系比较好的几家人一起脱粒。几家人加在一起有十几个人,大家各有各分工。脱粒机的一边有“喂机”者,就是负责站在脱粒机前,把一个个解散开的麦把塞进脱粒机,那是最重的活,也比较危险。当家人一般都“喂机”,我家里当然就是父亲了,他头上系着一条毛巾,身上穿着一件旧外套,还戴上护袖,一副重任在肩的样子。还有“二喂”,就是把麦把解开,递给喂机的,那也是很重要的活儿,要和“喂机”的默契配合。还有几个人搬运麦把,就是把麦把从远处运到“二喂”身边,我们小孩子当然就是搬运麦把了。

脱粒机的另一边是几个人用铁叉把脱粒机前的麦秸杆叉到远处堆起来。还有专人负责用木锹把麦粒从脱粒机底下铲到一边堆起来,这个事一般由母亲来做。

每当拖拉机轰隆隆地响起,脱粒机的转轴高速转动,收拾场上便飞扬起尘土、麦尘和碾碎的秸杆,大家都各司其职,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

脱完粒了,拖拉机的轰鸣声停了,大家松懈下来,坐的坐,躺的躺,还有的倚在一边,每个人都知道这只是短暂的休息,后面还有一场、二场活儿呢。

不过,父亲和母亲是闲不下来的。母亲打开门,洗洗手,揭开锅,盛上早就做好的饭菜,招呼着大家。再看父亲,他的身上都是麦茫、尘土和碎秸杆,嘴里被呛得厉害,说话的声音也嘶哑了,变得有些陌生,不过仍用我们所熟悉地手势指挥我们用塑料布把金灿灿的麦子盖好。

然后,我们吃些东西,烧些热水洗掉身上的灰尘和麦芒,上床睡觉,明天早上还要去上学呢。父亲和母亲也要帮别人家脱粒去。

我们累得倒头便睡,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父亲和母亲依旧忙碌着,也不知道他们夜里睡了没。
那些日子,农村人是最忙的,可是都有使不完的劲,那是收获的日子啊。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周莉

脱粒
声明:酒水资讯网 | 本文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脱粒
文章固定链接:http://zongyibo.com/baike/1032/.html
除注明转载文章外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脱粒: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mrgreen.png😆💡😀👿😥😎➡😕❓❗

快捷键:Ctrl+Enter